小时候
发布日期:2020/6/1       来源: 叶榭镇
【字号 】 【关闭

  小时候,在春风里,蹲在沟渠边拔过毛针,那种嫩嫩的草芯甜哟,白乎乎的绒毛还夹带着一股子清香,塞进嘴里嚼着,那好滋味还真是难以描绘。小时候还抓过知了,用铁丝和网袋扎成一个圈,固定在了长竹竿上,循着“无知了……”“无知了……”的叫唤声(唉,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?),准能找到它的踪迹。只见它两翼透明威风十足的定格在树上,真是漂亮。然后,只要你屏住呼吸,轻轻举起竹竿抓斗在接近目标时迅速一套,“唧!……唧!……唧!……唧!……”,一边是惊恐万状的扑闪着翅膀直叫唤,一边则是抓到宝似的兴奋雀跃。
    小时候的田野永远是那么温暖,爬到堆成小山似的已经晒干了的油菜杆上帮父母踩油菜籽,随后父母给奖励一个蛋球吃,那油油香香的美味现在想来还在嘴里打着转。记得那时候总还会听到母亲说一句,等卖了菜籽怎么样怎么样……总让幼小的心灵充满希翼。小时候的父母亲很忙,说话行动总是那样铿锵有力,雷厉风行(母亲犹甚)。哪怕是对待犯了错的我,那是噼里啪啦,咬牙切齿惩治教育,弄得我是稀里哗啦,连声大呼再也不敢了……但是,现在却好怀念……梦一般。眨眼间,母亲头发已斑白,父亲年年数次生死攸关,才60多岁许,俩人却苍老得与记忆里那时的他们大相径庭判若两人,怎不叫人心酸。
    小时候,认真地听过风,掬过雨,那单纯的模样儿,仿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,是在梦中吧?小时候的世界是如此真实,却又那么遥远。小时候的生活,似梦非梦,似幻非幻,永远留在记忆中。长大了,是梦醒么?那么慢慢变老又是什么?置身于形形色色,烦烦琐琐,不知岁月几许?却已然几丝白发上头。怎不令人感慨?!愈往后,感到这世界愈加的不真实起来,模糊起来,感觉什么都在慢慢远离,直至消失……难道,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么?
     我努力甩头,不信这是事实。哈,那么就挣脱吧!鼓起勇气,让这世界回到从前……“从前”,想到这,我又自然而然笑了,嘴角那抹弧度,就像80年代夜间那弯月牙儿……

松江文明网
 
版权所有: 上海市松江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园中路1号 邮编:201620
本站浏览数15773074